Homo

Disponible uniquement sur Etudier
  • Pages : 8 (1821 mots )
  • Téléchargement(s) : 0
  • Publié le : 27 mars 2011
Lire le document complet
Aperçu du document
《龙阳逸史》《弁而钗》《宜春香质》

——堪称中国最早最经典的三本同性爱情小说。这三本书出自明代。清代的《品花宝鉴》也是古代很经典的同志小说。
  《龙阳逸史》是一部明末男风盛况与小官生活的实录.在明代男风盛况与小宫生活的反映上,表现十分突出。这部“京江醉竹居士浪编”的二十个短篇故事的小说集,虽以江南术语惯称男性卖淫少年为“小官”,但故事发生的位置则在杭州之外又遍及大江南北。

  在喜尚男风的社会里,小官阶层应运而生,《龙阳逸史》第五回说当初期州有个骆驼村,百十户人家中竟出了二三十个做背后买卖的小官,而且结伙团行,分作三等(十四五岁初蓄发的是上等,十六七岁发披肩的是中等,十八九岁掳起发的是下等),彼此恶性竞争。走进这个小官村里,“只见东家门首也站着个小官,西家门首也站着个小官”,场面之大不下北京著名的帘子胡同(又名莲子胡同,有新、旧二条)。  小官集体营业情事,在稍早天启四年(1624)邓志谟小说《童婉争奇》即出现有男院“长春苑”拼垮妓户“不夜宫”的例子。《龙阳逸史》不让它专美于前,第八回写不怕事的光棍鲁春收购娼妓巷刘松五十多间房,造了一个“小官塌坊”,贴帖“知会四方下顾,招接不误”,在大牌娈童范六郎的号召下,口碑甚佳,生意兴隆,“竞把那娼妓人家都弄得断根绝命”,娼妓坐不过冷板凳,只好联合告官,要求查封,以求保住饭碗。繁华的小官塌坊开在倒闭的娼妓巷上,这不正是小官当道的最佳写照吗?  小官当道,让一些经纪人蒙利,鲁春之外,另有卞若源者“专一收了些各处小官,开了个发兑男货的铺子”,好的歹的都收,派分天、地、人、和四个字号,顾客只须对号看货,手续简便,才开十年就赚了二三十万(见十四回);第十五回的崔舒员外,也是靠聚贩流落地方的小官起家的。至于一些“个体户”的小官,虽难免于经纪人的剥削,却少不得依赖“乔打合”(第三回)一类的掮客作牵头,流出些许油水。像第十八回过气的小官葛妙儿那样自食其力,请画工画像当招牌挂在自家门前招徕生意的作法,清朝中叶的京城也许不怎么稀罕,然而在明代却是前卫之举,难怪那些过往行人见了这个招牌,还以为是卖画儿、卖符儿的人家呢!

  透过《龙阳逸史》的忠实记录,我们还可以看到西昌小官戴网巾的来历的精怪传说(第十回),以及麻阳小官每年新正出五分银子在土地庙会斋,祈祷元宵灯节天晴好做生意的习俗(第三回)。这些描述,和为数不少的小官服务契约或彻底失去人身自由的家奴小官的悲惨遭遇,颇为细腻地呈现出明末小官阶层的生活面貌。

  《弁而钗》、《宜春香质》试图建造同性恋者的理想国。

  和《龙阳逸史》一样,在祟帧末年问世的《弁而钗》、《宜春香质》二书也对明代男风的盛行有着详细的介绍。这两本书同为“醉西湖心月主人”所著,都是二十回,五回合成一个中篇,前者分“情贞”、“情侠”、“情烈”、“情奇”四纪,后者为“风”、“花”、“雪”、“月”四集。《弁而钗-情奇纪》第一回说南院(即男院)聚有小官:“国朝无官妓,在官京员不带家小者,饮酒时,便叫来司酒,内穿女服,外置男衣。酒后留宿,便去了置服,内衣红紫,一如妓女。也分上下高低,有三钱一夜的,有五钱一夜的,有一两一夜的,以才貌兼全者为第一。”这是明季史实。《宜春香质?风集》第二回有言:“如今世事一发不好了!当时相处小官,以为奇事,如今小官那要人相处?略有几分姿色,未至十二三,梳油头,挽苏髻,穿华衣,卖风骚,就要去相处别人,那要人相处他?”《月集》第一回也说:“世至今日,一发不堪说了!未及十二三岁,不消人来调他,若有两分俏意,便梳油头,着艳服,说俏话,卖风骚,丢眼色,勾引孤老朋友,甚至献臀请捣。”如此世风,亦非设想之词。  所不同的是,《弁而钗》、《宜春香质》社会性较弱,文学性更强。《弁而钗》四个中篇故事的主人翁几乎都是情感坚贞、一身侠烈的奇男子,故有高第封侯、成仙为神的美满结局,作者是从正面肯定的角度来对他们的同性之爱加以颂扬的,连奏出四曲男性同性恋的赞歌。《宜春香质》改从反面人物人手,强烈谴责孙义(《风集》)、单秀言(《花集》)、伊自取(《雪集》)等人的朝三暮四、见利忘义,乃有被踢打、抽肠致死,或罹患疮毒自尽而亡的悲惨下场,看似男同性恋者警歌,其实旨在责备下层娈童小官的不够贞节,并末改变作者对于上层文土相狎、蓄童的赞赏;《月集》甚至史无前例地幻想出一个全为男子的宜男国,作为男同性恋者的理想国度,让容貌丑陋的男主角钮俊从梦境中容易抵达这个男性乐园,还凭着美貌获选状元,又被册为正官娘娘,国王不仅为他改元“俊”元年,甚至在国之将破时,还对他说出:“得卿白首,为田舍翁足矣!何用天子为?”这般“不爱江山爱同志”的恩爱话来。简直要羡死此道中人!

  比起《龙阳逸史》,《弁而钗》和《宜春香质》中涉及同性恋者的身份更为广泛,包括朋友、同学、师生、主仆、娈童和嫖客等,但二书写实程度没有前者来得高,倒是以其丰富的幻想力,积极地要替男性同性恋者树立值得效法的楷模,试图为同好们建造一个突破现实障碍的理想国。  当然,明代同性恋小说家笔下的理想国是谈不上自由、平等的人权观念的,处于社会下层的小官娈童青春短暂,生活经常困顿不堪,饱受凌辱之余,还得承受来自作者不公的挪揄与谴责。《龙阳逸史》的作者是抱着“鸡奸一事,只可暂时遣兴,那里做得正经”(语见第三回)的态度来写作的,这跟《弁而钗》、《宜春香质》的作者、评者动不动就以情痴、情种来夸赞那些苟且淫奢之徒的笔法一样,都欠庄重与客观。清朝康熙年问刘廷玑《在园杂志》卷二数落一批“流毒无尽”的色情小说后,特别点名批判“《宜春香质》、《弁而钗》、《龙阳逸史》”是“更甚而下者”,悉当焚毁,以快人心,可见这三部明代同性恋小说专集并末获得读者的认同。

  论起文学艺术的技巧,《弁而钗》、《宜春香质》虽比《龙阳逸史》高明些,但终究是不足以与也有同性恋笔墨的《红楼梦》相提并论的。即连同性恋名著《品花宝鉴》,持与《红楼梦》对看,我还是觉得陈森太过矫揉造作,欠缺曹雪芹行文的雅洁含蓄以及态度的庄重自然,尽管《红楼梦》并非同性恋文学专著,但中国古典文学史上最动人的男、女同性恋故事,依我看仍非贾宝玉、秦钟、柳湘莲和藕官、药官、蕊官这两组关系人莫属!《品花宝鉴》这本小说出版于1849,作者是陈森。鲁迅还曾称其为清末“狭邪小说”的始作俑者。

《林兰香》 作者随缘下士不知真名。年代也不详,只知是明末或清代。作者竟称故事里的两个女子梦卿与爱娘为“情人“。这两个女子是同一个男子耿朗的妻子。不过爱娘嫁给耿朗是为了和梦卿在一起。除了这两个女子以外,还有其他参于女同性恋的人物。

《宜春香质》明代淫词小说,将有关男子同性淫的故事编在一起。(文言版粗俗文 = = )

《笠翁十种曲·怜香伴》 明清代作家李渔所作的一部剧本。戏里的二女崔笺云和曹语花一见钟情。崔笺云为了能和曹语花终生在一起,便使其丈夫娶曹语花为第二室。

《儒林外史》 该书中人物之一杜慎卿是一个非常欣赏男色的书生。其中《儒林外史》第三十回 爱少俊访友神乐观 逞风流高会莫愁湖。

《无声戏》是明代人李渔的作品。其中的第六回〈男孟母教合三迁〉是一个以男同性恋和男至女性转变为主题的故事。第九回〈变女为儿菩萨巧〉的情节跟双性人有关。

《断袖篇》是《香艳丛书》之一。《香艳丛书》是一套大型专题性丛书,清·张廷华(知虫天子)辑。全书二十集八十卷,共收书335种。【第九集】之第198章为 《断袖篇》,专门记载了约五十个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同性恋事例。

《凤双飞》是清代女文学家程蕙英的长篇弹词。题材是两个女人的相爱之情。 作者程蕙英被形容为"狂放倜傥,无普通女子畏缩柔儒之气”,这一种类型在女同志中不算少见。

《龙阳逸史》刊行于祟帧五年(1632),内容是明末男风盛况与小官生活的实录 。

《弁而钗》是明代的桃色作品。《弁而钗》内的性爱以男子之间的活动为主。

《情史》一名《情史类略》,又名《情天宝鉴》,为明代著名文学家冯梦龙选录历代笔记小说和其它著作中的有淫情和爱情的故事编纂成的一部短篇小说集,全书共二十四类,计故事八百七十余篇。其中《情外类》选录了历代的同性爱情故事,记载的人物上自帝王将相,下至歌伶市民。

《子不语》清代袁枚所作的《子不语》是一集鬼神故事。其中有〈女化男〉,一个女至男性变的小故事。〈兔儿神〉里机福建胡天宝男色庙的起源。〈清凉老人 〉形容一个美少年这么与一男一女同时三人交和。袁枚本人也是一个双性恋者。他一辈子从少到老都风流得很。

《聊斋志异》 蒲松龄的代表作。全书有491篇奇异的故事,其中有〈化男〉,一个女至男性变的小故事。《聊斋》故事〈商三官〉、 〈念秧〉、 〈男妾〉、〈男生子〉、〈黄九郎〉 内也有男色的事迹。〈封三娘〉故事里有形容女同性恋(但无女女性行为)。<庚娘>中也有女同性的性幻想描写。〈人妖〉刚好相反-又提到男同性行为但此行为没有‘恋’的含义。

《牡丹亭·冥判》 《牡丹亭》是晚明戏曲家汤显祖的四大剧作之一。在第二十三出〈冥判〉里,一个好男色的年轻男子李猴子在阴间被审判,遭到的“惩罚“不比好女色者、好唱歌的人、或盖了香泥房子的家伙的惩罚重。

英美文学作品对同性恋的表现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是西方文化的基石。这两种文明都毫无疑问地接受同性恋行为。柏拉图在《会饮篇》一书中写道,同性恋是爱情的最高形式。但在很多时代,同性恋文学加倍地冒犯了审查官。尽管如此,文学作品对同性恋的表现还是屡见不鲜的。...
tracking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