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t du roman

Disponible uniquement sur Etudier
  • Pages : 5 (1222 mots )
  • Téléchargement(s) : 0
  • Publié le : 20 avril 2011
Lire le document complet
Aperçu du document
南京大学本科毕业论文

儿童文学翻译中的接受美学
——从夏尔·佩罗《鹅妈妈的故事集》的汉译谈起

摘要
儿童文学作品在儿童成长的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自晚清开始,我国不断引进的国外优秀儿童文学作品,丰富了国内儿童读者的精神食粮,如何更好地完成儿童文学中译本成为了不可忽视的问题。从儿童读者群体的特殊性、儿童文学作品的教化功能,以及儿童文学作品翻译中文化的传输等三个方面看来,有必要在儿童文学翻译中重视接受美学。接受美学认为文学作品是一个过程,它包括两部分:从作者到作品的创作过程和从作品到读者的接受过程。本文从夏尔·佩罗([法],1628-1703)的童话集的多个中文译本的语言使用、翻译炫彩以及文化传输等三个方面来考证,接受美学在儿童文学翻译中是确实存在的,并且具有重要性。

关键词: 夏尔·佩罗的童话;接受美学;儿童文学翻译

(字数:301)引言
凡是被儿童所喜闻乐见,富有儿童情趣,能培养儿童语言与思维发展能力,适应儿童审美与创造需要,提升儿童艺术精神的文体就被称作儿童文学。五四前后,夏尔·佩罗的童话作品集和安徒生童话、拉封丹寓言等儿童文学名著一同大批地译介进来,国家与地区涉及德、意、英、法、俄、日、荷兰、丹麦、阿拉伯等,种类包括童话、神话、传说、故事、童谣、寓言、插图、儿童诗、儿童剧、音乐故事、科幻小说等,这些译介为中国文坛打开了一个绚丽多彩的儿童文学天地。其中,夏尔·佩罗的童话作品集尤为重要,它是欧洲第一步广为大家认可并称赞的故事集,佩罗自己的写作天赋,激起了当时社会对童话的喜爱风潮,并在儿童文学界占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位置,他同时也是历史上第一位专门以儿童为写作对象的作家,我们甚至可以称他为儿童文学的创始人。他的儿童文学作品和其它作者的作品一样,运用各种技巧吸引儿童——这个特殊读者群的喜爱,同时又让这些作品富于教育意义,具有传诵范围广,教育意义深刻等多个典型特性,是研究儿童文学的良好范本。尽管一致认为在中国古代没有儿童文学,但儿童文学的翻译却出现在晚清时期。
由于儿童文学及儿童文学翻译的读者对象是儿童,而儿童又与一般的读者有着极大的不同。作为译者,既是原儿童文学作品的读者,又是儿童文学翻译的创作者,身兼二任,更是非常特殊。在翻译过程中,译者首先是源文本的读者,然后才是译者。译者对源文本的阅读以自己的价值观、生活阅历、知识水平、个人修养为基础,带有强烈的主观性,因此在创作译语文本时更要仔细斟酌,以保证疑问能够被读者所接受。儿童文学在题材、故事结构方面都有不同于成人文学的价值标准,翻译儿童文学作品时,以这要不忘自己是在翻译儿童文学作品,不忘译作的读者是孩子。
接受美学为儿童文学的翻译提供了理论基础。接受美学以读者为中心,以读者的接受为旨归。认为在作者———作品———读者所形成的总体关系中, 读者绝不是可有可无、不关痛痒的因素。相反,从根本意义上说,文学作品是为读者创作的,读者是文学活动的能动主体。儿童文学的读者是儿童,译者要考虑儿童在心理生理发育水平、知识经验、文化修养、人生阅历、思想感情、审美情趣等方面的特点。译者应该站在儿童立场上,用儿童观点去透视原文,用童心去鉴赏,以儿童的情趣去体会原文,然后再选用小读者喜闻乐见、浅显易懂的儿童文学语言翻译儿童文学作品,以保持原作的风格和儿童情趣,再现原作的思想内容、人物形象和艺术意境。
本文将从三个方面阐述翻译儿童文学作品过程中,接受美学的重要性。第一个方面,系统简洁的介绍接受美学这种20世纪60年代后期出现的文艺美学思潮,对整个文学研究领域的影响意义;第二个方面,通过夏尔·佩罗的著名作品《小红帽》、《林中的睡美人》、《灰姑娘》等故事多个中译本的比较研究,以期让儿童文学译者了解以读者为中心的翻译意识,在翻译儿童文学作品时应该灵活处理和再现的独特美学元素,以及为了抓住小读者,儿童文学译者应该坚持的翻译策略;第三个方面,着重提出从接受美学的角度研究儿童文学翻译的必要性,为更好的完成儿童文学翻译作品提出本人的真知灼见。翻译理论指导翻译实践。要提高儿童文学作品的翻译水品,必须从理论上深入研究。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对于儿童文学翻译的理论研究开始新兴,但这类研究却还有待深入。本文仅以《夏尔·佩罗的故事集》的汉译文本为依托,探讨儿童文学翻译中接受理论重要性的问题,以期对当下儿童文学作品的翻译有所裨益。

(字数 1411)

正文
接受美学
接受美学(Reception Aesthetics)是20 世纪60 年代后期出现的一种文艺美学思潮,也是文学研究领域中兴起的一种新的方法论。由于它主要探讨读者能动的接受活动在文学传播中的地位和作用,因此也被称为“接受理论”、“接受研究”。接受理论的创建者是前联邦德国康斯坦茨大学(University of Constance)的青年学者汉斯·罗伯特·姚斯(Hans Robert Jauss)和沃尔夫冈·伊瑟尔(Wolfgang Iser ),故又被称为“康斯坦茨学派”。接受理论在70 年代初开始崭露头角,逐步发展为德国的一个重要的文学理论流派,在其后的十多年时间里,“接受理论异军突起,越过国界,传播到西欧各国,并在美国大陆上与读者反应批评合流,影响远及日本。”
1967 年,青年学者姚斯受聘为德国康斯坦茨大学的文学教授。在就职仪式上,他发表了题为《研究文学史的意图是什么、为什么?》的演说,顿时在德国文坛上引起了一片轰动,成为接受美学的创立宣言。它是文学理论与批评领域内的一场深刻革命的序幕,几乎所有的思想批评界和文艺理论界都对这一挑战作出了反应。70年代,相当多的读者发表论文讨论这一新的方法论,一些杂志的整篇文章都针对这一理论进行辩论。“联邦德国的一些重要刊物《文学与语言学学刊》、《诗学》、《作品与批评》、《德语课》等纷纷以‘文学接受’或‘读者接受’为中心组织专题讨论。”接受理论对学者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因此霍拉勃指出:“从马克思主义者到传统批评家,从古典学者、中世纪学者到现代专家,每一种方法论,每一个文学领域,无不响应了接受理论提出的挑战。”
伊瑟尔(Wolfgang Iser),英美文学教授,是接受理论的另一个创立人。伊瑟尔也于60 年代末发表了一篇著名的演讲《本文的召唤结构》,该论文也成为为接受理论奠基的力作。伊瑟尔从解释读者反应批评与叙事理论来开拓接受美学之路,他更重视具体的本文——读者关系,对阅读的审美反应问题进行了理论上的探讨。接受理论诞生于60年代方法论危机中,毫无疑问和当时德国及西方世界巨大的社会政治变化有关。在那个躁动的年代里,文学学术领域里的危机在各个方面都展现出来,大部分年轻的文学学者努力打破传统的研究评价文学的方法,他们需要一种全新的标准。姚斯和伊瑟尔的演讲宣布了接受理论的诞生,从而引发了一场文学理论范式的革命。
(一)接受美学的理论基础
作为文学研究的一种新的理论范式和方法论,接受美学的理论基础可以追溯到俄国形式主义、捷克结构主义、阐释学和现象学。姚斯深受哲学家迦达默尔(Hans-Georg Gadamer)和海德格尔(Heidegger)阐释学的影响。伊瑟尔被认为是现象学分支之读者反应批评的代表人物,他的现象学哲学基础来源于罗马英迦登理论和胡塞尔现象学。除了以现象学美学和阐释学美学为基础外,接受美学还吸收了布拉格结构主义理论中的空白论思想、解释学理论、交往理论、萨特的恢复读者地位的理论和马克思的生产—流通—消费的循环模式理论的营养。
(二)接受美学的主要思想接受美学的创始人姚斯和伊瑟尔都坚持文学研究的方向应该从传统的以作者—本文关系为中心转移到以本文—读者关系为中心。该理论的基础是研究读者在整个文学活动中的重要作用。接受美学认为文学作品是一个过程,它包括两部分:从作者到作品的创作过程和从作品到读者的接受过程。接受美学就是一种研究文本接受的读者反应理论,它研究读者如何实现对文本的潜在内容的理解,阅读如何随时代而改变。在接受理论出现之前,作者和文本常常被认为是研究的中心。文学文本的客观性使得文本意义固定化,读者反应的主观性被忽视了。接受理论认为某一文本的意义没有绝对的解释,只有通过读者的阅读,文本意义才能被实现。
1、文学作品的概念
我们通常所理解的文学作品就是文学文本,两个是完全切合一致的。但在接受美学那里,文学作品却不同于文学文本,这两个概念成了必须严格却分的概念。接受美学认为,任何文学文本都具有未定性,都不是决定性的或自足性的存在,而是一个多层面的未完成的图式结构。它不是独立的、自为的,而是相对的、为我的。它的存在本身并不能产生独立的意义,而意义的实现则要靠读者通过阅读对之具体化,即以读者的感觉和知觉经验将作品中的空白处填充起来,使作品中的未定性得以确定,最终达致文学作品的实现。所以,接受美学关于文学作品的感念包括着这样的两极,一极是具有未定性的文学文本,一极是读者阅读过程中的具体化,这两级的合璧才是完整的文学作品。如伊瑟尔所说:“从这种两极化的观点看来,作品本身显然既不能等同于文本,也不能等同于具体化,而必定处于两者之间的某个地方。”这也就是说,没有读者的阅读,没有读者将文本具体化,文本只能是未完成的文学作品,就没有文学作品的实现。2、读者的地位和作用...
tracking img